Archive for October, 2015

SUMMON 引入相关性排序新算法

更好的浏览式搜索;更好的主检索

 

Jane Jiang | 译

summon-logoSUMMON的相关性排序算法使用两种类型的相关因素:动态和静态排名。动态排名因子描述一个查询如何与每个记录相匹配。而静态排名因子则基于每笔记录的特征的重要性。我们观察到一个共同的相关性问题,那就是动态排名的影响力太强,导致那些静态排名很低的记录出现在靠前的搜索结果中。另外一个常见的相关性问题则表现为对短题名的偏好。

对有关简短主题的查询,如语言学(linguistics)或全球变暖(global warming)。Summon 返回的检索结果中排名靠前的许多记录都有短的标题(不包括副标题),其中许多记录的标题与给定的查询完全匹配。而那些标题较长的记录往往排在后面,即使他们对用户来说更加重要(例如,较新的出版物、较高的被引次数、更重要的内容类型等)。

新算法与当前的算法比较,有以下两个主要变化。

  • 排名的重要性新算法比现有的算法更强调静态排名因子。这一点修正了前面谈到的很多问题。然而,重要的是找到动态排名与静态排名之间正确的平衡点,因为过多强调静态排名也会引起新的问题。我们反复做了很多权重因子的实验,从中找到我们认为最佳的平衡。
  • 减少字段长度标准化和标题匹配的影响–新算法中字段长度和标题完全匹配,以及完全一致的标题与副标题对排名的影响变小了。这些变化有助于减弱对短标题的偏好,并允许静态排名很高的长标题记录出现在顶部的检索结果中。

此外,我们针对以上所描述的两种主要变化做了各种改进,并根据我们的相关性分析和实验在这些变化之上做了一些添加。这些改进包括但不限于:调节词频的影响;短语匹配更好的影响;调节各种内容类型,如书籍、电子书、杂志的权重;修改时新性的影响;以及调整引用次数的影响。

那么,这的意义是什么呢

通过这些改进,我们希望用户能够看到:

  • 减少静态排名很低的记录出现在顶部的检索结果中,如:老旧的出版物(特别是期刊文章和报纸文章),不太重要的内容类型,如非学术的杂志文章、书评等。
  • 更多与检索相关的长标题记录出现在顶部结果记录中。
  • 减少书评记录出现在书籍本身记录之上的情况发生。
  • 减少一本书的旧版本出现在最新版本之前的问题。

总体来说采用新算法后,简短和一般的主题查询(如语言学,全球变暖)将会在检索结果的顶部返回更多书籍、电子书和期刊文章记录,同时,长的和具体的主题查询(如“语言学普遍语法(linguistics universal gramma)”、“全球变暖京都协议(global warming Kyoto protocol)”)将会在顶部结果中返回更多期刊记录。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提高我们的相关性排名算法的整体质量。不过,考虑到相关性排序算法的复杂性,修复现有的相关问题可能会导致其他方面新的相关问题出现。为确保新的算法是一个进步,我们将其提交给SUMMON顾问委员会和其他一些外部测试者,以获得他们的反馈。总体的测试人员报告显示,新算法至少与现有算法一样好,如果没有更好的话,因为绝大多数人的评价是“更好”或“好得多”。正如一位测试人员所说的:

“检索结果对用户来讲是变得更好了,并且为如何通过结果的相关性来扩大检索提供了更多的帮助。”

已知项目的检索

我们还提升了针对已知项目的检索 –已知项目的检索是指用户在已经知道某项目的标题、作者和其他信息的情况下查找该项目。尽管对这一观念存在不同看法,已知项目的检索仍被认为是“在图书馆与信息科学领域中应用最广泛的一个概念(Lee,et. al. 2007)”。图书馆员似乎普遍认为,已知项目的检索是网络规模发现系统的一个弱项。

虽然标题加作者的查询、引文查询和其他已知项目的检索在SUMMON的高级检索界面运行得很好,但那些最随意的用户可能并不会使用这些方法,而是简单地使用基本检索框。因此,通过基本检索进行已知项目查找,尤其是标题+作者和标题+副标题+作者的查询是很常见的。

人们可以在SUMMON的自动完成建议和查询建议中看到这一类查询,这是基于SUMMON的查询日志。例如,如果在SUMMON的检索框中输入“common sense”,用户将看到自动完成的检索建议为 “common sense thomas paine”。然而,如果是SUMMON的老的相关性算法,这个关于 “common sense thomas paine” 的查询结果的顶部可能不会出现这本书的记录。

通过我们对已知项目检索的改进,对不使用高级检索界面或特殊查询语法的用户提高了已知项目查询的相关性。这些改进对于标题+作者查询和标题+副标题+作者的图书、电子书和期刊文章检索应该特别好用。其他字段组合,如标题、副标题、作者、出版物标题(对期刊文章而言)或版本(对书和电子书而言),也从这些改进得到了提升。最终的结果应该是终端用户比以前更容易找到那些已知项目。

相关性改进继续前进

尽管我们最近对相关性算法的改变表现出了明显的改进,相关性仍是一个亟待解决然而持续存在的挑战。我们仍将不断地研究新的使用案例和相关性问题。在我们解决当前问题的同时,新形式的内容、元数据实践的变化、不断发展的标准以及用户不断变化的期望和行为等总会不断地带给我们有待解决的新案例。


References

Lee, Jin Ha, Allen Renear and Linda C. Smith. “Known-Item Search: Variations on a Concept”. In Proceedings of the 69th ASIS&T Annual Meeting Volume 43 page 1-7, available at http://eprints.rclis.org/8748/1/Lee_Known-Item.pdf

CN Site promotion

 

Conectado desde o início: adição de ID ORCID à Teses e Dissertações

Autores de teses e dissertações agora podem incluir ou criar um Open Researcher and Contributor ID (ORCID) ao submeter seu trabalho ao Electronic Thesis and Dissertation (ETD) Administrator da ProQuest.

Como a inclusão de um ID ORCID beneficia acadêmicos?
ORCID conecta pesquisadores com a sua pesquisa, incorporando IDs exclusivos em submissões de artigos, candidaturas a subvenção e pedidos de patentes. Incluir ou criar um ORCID no momento do envio permite ao autor controlar e distinguir a sua produção de pesquisa facilmente.

“A incorporação de IDs ORCID em teses e dissertações é um passo importante na criação de uma conexão persistente, aberta, e singular entre os alunos e as suas contribuições para o discurso acadêmico”, afirma Laure Haak, Director Executivo de ORCID.

Por que o pesquisador precisa de um ID ORCID?
A explosão de bolsa de estudos no mundo digital é uma bênção para as bibliotecas acadêmicas e pesquisadores do mundo. Mas como é que os estudiosos distinguem-se, a si mesmo e a seu conjunto de trabalhos, neste vasto mar de dados? O Open Researcher and  Contributor ID (ORCID) tornou-se um esforço popular conduzido pela comunidade e que atribui aos pesquisadores um identificador persistente e único que ajuda a garantir que o trabalho seja reconhecido ao vincular pesquisadores e todas as suas atividades automaticamente.

Como funciona?
IDs ORCID será atribuído como parte do processo de depósito na ProQuest Dissertations and Theses Global (PQDT Global), permitindo ao pesquisador, fácil e precisamente, distinguir o seu trabalho através da atribuição de um identificador único.

Para a universidade, ORCID fornece um registro móvel para a ligação de pesquisadores e docentes com suas atividades profissionais. Ele pode reduzir o processo intensivo de recursos de manutenção de registros institucionais, fornece a validação, e melhora o relato. As organizações que usam o administrador ETD da ProQuest podem integrar a criação de IDs ORCID diretamente durante o processo de submissão.

Para saber mais sobre como ORCID está simplificando o fluxo de trabalho do autor, leia o comunicado de imprensa (em inglês).

2015年9月ProQuest电子书平台数千本电子书新书上架

woman+and+tabletebrary电子书数据库新增数千本新书,涵盖订阅模式下数个专辑,包含Academic Complete、Government Complete、College Complete和Public Library Complete。

Academic Complete增加3100多种(150种来自牛津大学出版社,650种来自剑桥大学出版社,90种Choice卓越学术图书)。-目前中国市场,图书馆主要以订阅Academic Complete为主。

College Complete增加1000多种牛津大学出版社和剑桥大学出版社图书。

Public Library Complete增加900多种。

Government Complete增加3,000多种图书。

*该数据为北美地区新增图书数量,各国家新增数量不同,请以本地实际数量为准。

EBL增加175000多种新书,含原来大量源自ebrary平台电子书。

请点击这里,了解详细信息。

CN Site promotion

 

Learn more about this exciting addition.

社交媒体在图书馆的应用

作者:Beth McGough, Marketing Manager         Jane Jiang | 译

PewReportImage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报告着眼于过去十年里社交媒体的应用状况。该研究结果基于所有成年人而且不仅仅局限于互联网用户,使得报告结果更惊人。

皮尤显示,65%的成年人至少使用一种社交网,而2005年的这个数字是7%。分析表明出现了以下几种趋势:

  • 过去十年,老年人的用量已经翻了两番。
  • 男性和女性使用社交媒体的比率是一样的,不同种族和族裔群体也类似。
  • 具有较高教育水平和较高收入者更多地使用社交媒体。
  • 超过一半的农村居民在使用社交媒体,但与郊区或城镇居民相比,使用量还是要少一些。

在年轻人当中社交媒体几乎是无处不在的。 发表于2015年四月的皮尤智能手机社媒使用报告显示,91%的18至29岁的智能手机用户,他们使用手机的目的是进行社交网络的活动。

在过去十年中,图书馆采取了什么的措施,提高自身在社交媒体中的存在感?

  • 蒙大拿州立大学( Montana State University)做了一项研究,在推特(Twitter)上建立一个社区,带来了学生用户群体366%的增长,并增加了275%的互动。(1)
  •  发表在 “Intern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上的一篇研究表明,“参与者使用社交账号向学生和教师做宣传,参加院校之间的兴趣小组和委员会,与其他专业人士讨论论文和想法,分享会议和活动的照片,并公布招聘信息。”(2)
  •  博伊西州立大学艾伯森图书馆(Albertsons Library at Boise State University )通过试验、合作、伙伴关系和测量提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知名度 。(3)

这些只是图书馆如何利用和适应社交媒体这一重要交流途径的几个例子。那么,在过去的十年,您的图书馆在社媒的使用方面有怎样的变化呢?


(1) Young, S. W. H., & Rossmann, D. (2015). Building library community through social media.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Libraries (Online), 34(1), 20-37. http://ejournals.bc.edu/ojs/index.php/ital/article/view/5625/pdf

(2) Jadhav, V. G. (2014). Application of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 (SNS) for library collaboration: An exploratory study. Intern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4(1)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proquest.com/docview/1544762039?accountid=131239

(3) Ramsey, E., & Vecchione, A. (2014). Engaging library users through a social media strategy. Journal of Library Innovation, 5(2), 71-82.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proquest.com/docview/1628573845?accountid=131239

CN Site promotion

Syvällisempää ymmärrystä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menetelmistä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 ja tutkimusmenetelmien parempi ymmärrys tuo lisäarvoa koko tutkimuksen ekosysteemille – kirjastotyöntekijöille, korkeakoulujen ja yliopistojen ohjaajille ja tiedekunnille, sekä palveluntarjoajille kuten ProQuest. Syyskuussa tarjolle tuli kaksi uutta tapaa hankkia lisätietoa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käyttäytymisestä, sekä siitä, miten kirjastonhoitajat voisivat parantaa tiedonhakukokemusta.

Journal of Library Administration – artikkeli: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menetelmät – vaikutukset kirjastoon ja  tiedekuntaan”

Tässä artikkelissa kirjoittajat Michelle D’Couto (Lead Product Manager, ProQuest) ja Serena H. Rosenhan, Ph.D. (johtaja, User Experience Design, ProQuest) korostavat kuudella korkeakoulu- ja yliopistokampuksella suoritettujen haastattelujen laadullisia havaintoja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tottumuksista. He kaivautuvat akateemisen ympäristön ulkopuolisiin kokemuksiin ja niiden vaikutukseen akateemisen ympäristön tiedonhakukokemukseen.  Artikkeli korostaa tutkimuksen esteitä ja kipupisteitä ja tarjoaa suosituksia kirjastonhoitajille ja tiedekunnalle onnistuneiden tulosten varmistamiseksi.

Voit lukea tutkielman täällä Taylorin ja Francisin kautta. (DOI: 10.1080/01930826.2015.1076312) Tämän artikkelin lukeminen edellyttää Journal of Library Administrationin käyttöä kirjaston kautta.

ACRL / Choice -webinaari: “Modernin kirjaston ymmärtäminen”
22. syyskuuta 2015 toteutetussa webinaarissa osallistujille kerrottiin havaintoja yhteismuokatusta tutkielmasta “Opiskelijoiden tiedonhakumenetelmät – vaikutukset kirjastoon ja tiedekuntaan”. He saivat lisäksi tosielämän esimerkkejä siitä, miten kirjastonhoitajat reagoivat muuttuvaan tutkimusympäristöön. Michelle D’Couto (Lead Product Manager, ProQuest) avasi istunnon kertomalla opiskelijoiden ja tiedekunnan haastatteluihin perustuvia havaintojaan siitä, miten online-sukupolvi käyttää kirjastoa. Michellen jälkeen, Kathryn Silberger (Marist College) ja James Hammonds, kirjastotekniikan johtaja, Ball State University) keskustelivat siitä, miten heidän kirjastonsa ovat hyödyntäneet uutta tekniikkaa kohdatakseen online-sukupolven osallistumiseen keskittyvän mallin kautta. Voit katsoa 22. syyskuuta 2015 tallennetun webinaarin täällä.

 

ProQuest歷史庫–印第安人和美國西部,1809-1971年

Jane Jiang | 譯

give+alcatraz_thumbHistory Vault – 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現已推出,這一最新模組為歷史庫中該主題之下五個現有模組增加了更豐富的內容,是不斷增長的美國政治和社會第一手資料集合的一部分。

該模組收錄了來源於美國國家檔案館(U.S. National Archives)和芝加哥歷史博物館的大量文獻,以及精選的有關美國印第安人的戰爭和西進運動的第一手資料。

該模組的亮點之一是它的文獻內容集中關注20世紀上半葉印第安人的狀況,與對十九世紀災難的詳盡研究狀況相比較,目前對這個時期的研究遠遠不夠深入。該模組中有兩個20世紀的文獻集合,一個是印第安人事務局的記錄(Records of the Bureau of Indian Affairs),另一個是來自印第安部落主要理事會會議的記錄(records from the Major Council Meetings of American Indian Tribes) 。

印第安人事務局的檔(The Bureau of Indian Affairs files)記錄了美國聯邦政府和美國印第安部落、聯邦機構、以及保護區之間的關係。這些檔集中在幾個大的領域。其中一組文件涵蓋了印第安代表團和華盛頓印第安人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Indian Affairs in Washington)的會議。其他主要的幾組檔覆蓋了印第安風俗和社會關係、保護區的教育和學校、印第安人對酒類的消費、以及保護區的醫療條件。

此模組中另一個主要的集合是印第安部落的主要理事會會議(Major Council Meetings of American Indian Tribes)。這些記錄跨越1914年至1971年期間,涵蓋至關重要的主題,包括債權、礦權、印第安政府的作用、供水和灌溉、聯邦立法、狩獵和捕魚權、健康和教育、就業、文化活動和宗教。

此外,“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模組中還包括許多有關19世紀印第安人的優秀文獻集合,它們重點關注白人定居者、美國聯邦政府和印第安部落之間的互動關係。美國內政部秘書辦公室印第安分部(Indian Division of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the Interior)的記錄凸顯了由內戰後幾年的西部擴張所引發的緊張局面,以及一些事件,如1872年和1873年間在俄勒岡州南部和北加州爆發的莫多克戰爭(Modoc War)。

與此集合密切相關的是幾個涉及1850年至1880年間美國軍隊西部行動的系列記錄。包括新墨西哥州、俄勒岡州、西北和哥倫比亞政府部門的記錄,以及有關1886美國陸軍部隊在亞利桑那州跟蹤並抓捕阿帕奇部落(Apache)領導者傑羅尼莫(Geronimo)的行動的一系列引人入勝的文獻。

1832年至1840年間來自軍糧庫主任辦公室(Office of Commissary General of Subsistence)的一系列關於印第安人西遷法案的記錄(Indian Removal to the West, 1832-1840),軍糧庫主任辦公室負責監督西遷進度,該辦公室的記錄包含了有關遷移過程的來自印第安人代理和其他政府雇員、印第安人以及其他公民的信函和報告 。

“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還包括在1809至1884年間到西部定居的美國乘警、美國律師、州或地區的官員以及公民個人的信函。這些檔來自于美國總檢察長的早期記錄,當時美國政府試圖在西部各州實行某種形式的法律和秩序。這些檔包括一些著名人物的檔,如Billy the Kid、Pat Garrett、Jesse James和Frank James,以及亞利桑那州的墓碑記錄 。

總體而言,“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為研究人員提供了多種可選擇的文獻,這些文獻記錄了1809年至1971年之間印第安人和美國政府以及定居者之間的互動。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選擇ProQuest SIPX,降低學生購買教材的費用,提升教學體驗

Jane Jiang | 譯

ASU+Logo繼佩珀代因大學(Pepperdine )、聖母大學(Notre Dame)、斯坦福大學等高校之後,最近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成為SIPX產品的新使用者,迄今為止,SIPX為客戶節省了共 367萬美元的教材費用。

ProQuest SIPX是高等教育領域中最完整的數字教材解決方案供應商,目前與擁有9萬多名學生的美國最大公立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SU)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合同。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將整合SIPX Central的服務,這是一個可擴展的自助服務配置,允許學校任何個人在校園內的黑板(Blackboard)學習管理系統中設置課程讀物。這一獨特、複雜、而且用戶友好的技術有助於將更多的圖書館資源和開放獲取內容納入教師的手中。這項服務不僅為學生減少了花在購買教材上的費用,並且使教師和學生之間共用課程讀物變得簡單。

此次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同時加入SIPX系統的學校還有普渡大學、麻塞諸塞州立大學阿默斯特分校和克萊蒙特林肯大學等。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繼續為推動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而進行技術投資。我們的目標是繼續説明學生獲得成功,為我們的學生提供一個非常棒的大學生活體驗,”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線上(ASU Online)的首席技術執行官 Adrian Sannier補充說: “無論我們的學生身處何地,我們都可以向他們提供這些工具的使用,擴大對圖書館的訪問。”

“我們很高興能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合作。在線上學習創新方面,他們顯然是一個思想領袖,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線上(ASU Online)發起了一些偉大的創舉,比如與星巴克合作,幫助星巴克的員工完成大學以上學歷;還有他們的全球新生項目(Global Freshman Academy),給任何財務狀況的學生提供一個途徑來獲得高品質的四年線上教育的學歷,”ProQuest SIPX事業部總經理Franny Lee說 。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和的ProQuest SIPX分享共同的目標,致力於提升教育、使所有人更容易獲得教育。”

ProQuest SIPX提供三種解決方案,支援獨特的教學流程:SIPX Central,SIPX Campus和SIPX MOOCs,它們都基於創新的數位課程材料技術,為大學生解決各種版權和成本問題。通過將學生連接到圖書館訂購的和開放獲取的資料,迄今為止SIPX解決方案為大學和他們的學生節省了367萬美元。

SIPX 是一個經濟的、可持續且易於實現的解決方案,給全校師生帶來下列種種好處:

  • 一般可為學生節省20-35%的課程材料費用。
  • 教師更清楚地瞭解有哪些免費的相關內容可以給學生使用,如有哪些開放獲取的內容和圖書館訂閱的內容可以作為指定課程讀物。提供直觀的工具,通過它們分享未訂閱的有版權的材料,還可看到一些有用的資料分析,從中瞭解學生參與閱讀的情況。
  • 管理人員和院長可以優化並簡化校園業務,同時促進學生獲得成功,支持優質課程並降低教育成本。
  • 通過SIPX基於雲的可擴展的技術,IT經理可以輕鬆地將SIPX集成到現有的LMS和教學平臺 。
  • 教學技術專家可以利用一個快速簡便的版權和內容工具,支援所有類型的教學,包括線上教育創新。
  • 圖書館員在館藏方面的投資獲得了更多用途,對學校教育和線上教育需要哪些內容有了更多深刻認識,並且節省了50%以上的圖書館預算。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选择ProQuest SIPX,降低学生购买教材的费用,提升教学体验

Jane Jiang | 译

ASU+Logo继佩珀代因大学(Pepperdine )、圣母大学(Notre Dame)、斯坦福大学等高校之后,最近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成为SIPX产品的新用户,迄今为止,SIPX为客户节省了共 367万美元的教材费用。

ProQuest SIPX是高等教育领域中最完整的数字教材解决方案供应商,目前与拥有9万多名学生的美国最大公立大学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SU)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将整合SIPX  Central的服务,这是一个可扩展的自助服务配置,允许学校任何个人在校园内的黑板(Blackboard)学习管理系统中设置课程读物。这一独特、复杂、而且用户友好的技术有助于将更多的图书馆资源和开放获取内容纳入教师的手中。这项服务不仅为学生减少了花在购买教材上的费用,并且使教师和学生之间共享课程读物变得简单。

此次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同时加入SIPX系统的学校还有普渡大学、马萨诸塞州立大学阿默斯特分校和克莱蒙特林肯大学等。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继续为推动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而进行技术投资。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帮助学生获得成功,为我们的学生提供一个非常棒的大学生活体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线(ASU Online)的首席技术执行官 Adrian Sannier补充说: “无论我们的学生身处何地,我们都可以向他们提供这些工具的使用,扩大对图书馆的访问。”

“我们很高兴能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合作。在在线学习创新方面,他们显然是一个思想领袖,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线(ASU Online)发起了一些伟大的创举,比如与星巴克合作,帮助星巴克的员工完成大学以上学历;还有他们的全球新生项目(Global Freshman Academy),给任何财务状况的学生提供一个途径来获得高质量的四年在线教育的学历,”ProQuest SIPX事业部总经理Franny Lee说 。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和的ProQuest SIPX分享共同的目标,致力于提升教育、使所有人更容易获得教育。”

ProQuest SIPX提供三种解决方案,支持独特的教学流程:SIPX Central,SIPX  Campus和SIPX MOOCs,它们都基于创新的数字课程材料技术,为大学生解决各种版权和成本问题。通过将学生连接到图书馆订购的和开放获取的资料,迄今为止SIPX解决方案为大学和他们的学生节省了367万美元。

SIPX 是一个经济的、可持续且易于实现的解决方案,给全校师生带来下列种种好处:

  • 一般可为学生节省20-35%的课程材料费用。
  • 教师更清楚地了解有哪些免费的相关内容可以给学生使用,如有哪些开放获取的内容和图书馆订阅的内容可以作为指定课程读物。提供直观的工具,通过它们分享未订阅的有版权的材料,还可看到一些有用的数据分析,从中了解学生参与阅读的情况。
  • 管理人员和院长可以优化并简化校园业务,同时促进学生获得成功,支持优质课程并降低教育成本。
  • 通过SIPX基于云的可扩展的技术,IT经理可以轻松地将SIPX集成到现有的LMS和教学平台 。
  • 教学技术专家可以利用一个快速简便的版权和内容工具,支持所有类型的教学,包括在线教育创新。
  • 图书馆员在馆藏方面的投资获得了更多用途,对学校教育和在线教育需要哪些内容有了更多深刻认识,并且节省了50%以上的图书馆预算。

CN Site promotion

ProQuest历史库–印第安人和美国西部,1809-1971年

Jane Jiang | 译

give+alcatraz_thumbHistory Vault – 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现已推出,这一最新模块为历史库中该主题之下五个现有模块增加了更丰富的内容,是不断增长的美国政治和社会第一手资料集合的一部分。

该模块收录了来源于美国国家档案馆(U.S. National Archives)和芝加哥历史博物馆的大量文献,以及精选的有关美国印第安人的战争和西进运动的第一手资料。

该模块的亮点之一是它的文献内容集中关注20世纪上半叶印第安人的状况,与对十九世纪灾难的详尽研究状况相比较,目前对这个时期的研究远远不够深入。该模块中有两个20世纪的文献集合,一个是印第安人事务局的记录(Records of the Bureau of Indian Affairs),另一个是来自印第安部落主要理事会会议的记录(records from the Major Council Meetings of American Indian Tribes) 。

印第安人事务局的文件(The Bureau of Indian Affairs files)记录了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印第安部落、联邦机构、以及保护区之间的关系。这些文件集中在几个大的领域。其中一组文件涵盖了印第安代表团和华盛顿印第安人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dian Affairs in Washington)的会议。其他主要的几组文件覆盖了印第安风俗和社会关系、保护区的教育和学校、印第安人对酒类的消费、以及保护区的医疗条件。

此模块中另一个主要的集合是印第安部落的主要理事会会议(Major Council Meetings of American Indian Tribes)。这些记录跨越1914年至1971年期间,涵盖至关重要的主题,包括债权、矿权、印第安政府的作用、供水和灌溉、联邦立法、狩猎和捕鱼权、健康和教育、就业、文化活动和宗教。

此外,“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模块中还包括许多有关19世纪印第安人的优秀文献集合,它们重点关注白人定居者、美国联邦政府和印第安部落之间的互动关系。美国内政部秘书办公室印第安分部(Indian Division of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the Interior)的记录凸显了由内战后几年的西部扩张所引发的紧张局面,以及一些事件,如1872年和1873年间在俄勒冈州南部和北加州爆发的莫多克战争(Modoc War)。

与此集合密切相关的是几个涉及1850年至1880年间美国军队西部行动的系列记录。包括新墨西哥州、俄勒冈州、西北和哥伦比亚政府部门的记录,以及有关1886美国陆军部队在亚利桑那州跟踪并抓捕阿帕奇部落(Apache)领导者杰罗尼莫(Geronimo)的行动的一系列引人入胜的文献。

1832年至1840年间来自军粮库主任办公室(Office of Commissary General of Subsistence)的一系列关于印第安人西迁法案的记录(Indian Removal to the West, 1832-1840),军粮库主任办公室负责监督西迁进度,该办公室的记录包含了有关迁移过程的来自印第安人代理和其他政府雇员、印第安人以及其他公民的信函和报告 。

“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还包括在1809至1884年间到西部定居的美国乘警、美国律师、州或地区的官员以及公民个人的信函。这些文件来自于美国总检察长的早期记录,当时美国政府试图在西部各州实行某种形式的法律和秩序。这些文件包括一些著名人物的文件,如Billy the Kid、Pat Garrett、Jesse James和Frank James,以及亚利桑那州的墓碑记录 。

总体而言,“American Indians and the American West, 1809-1971”为研究人员提供了多种可选择的文献,这些文献记录了1809年至1971年之间印第安人和美国政府以及定居者之间的互动。

ld

図書館のコレクションに自費出版本を加える理由

Bob Nardini
文:Bob Nardini, Vice President, Library Services

米国でISBNを統括するBowkerには、米国の出版業界に関するデータが最も豊富に揃っています。ProQuestの提携先でもあるBowkerが自費出版に関するデータを2011年に初めてメディアで公表したことにより、自費出版の「爆発的増加」が広く知られ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Bowkerの最新データによると、2013年に自費出版されたタイトルは45万8,564冊(冊子体と電子書籍の両方を含む)に達し、米国で出版された書籍全体のかなりの部分を占めています。

今や何十万人もの人が「著述家」になれる時代です。中には少数ながらも著作が全米のベストセラーになって、ひと財産を築く人もいますが、多くの人は温めていた小説や系図や地域の歴史を単に書き表すだけです。

従来の出版ルートを迂回した、新たな出版産業がすべての著述家の利益になっています。そのようなサービスの一つがBowkerのSelf Published Author.comです。Self Published Author.comはメタデータの作成、ファイル変換、フォーマット、バーコード付けなど、大半の著述家がおそらく途方に暮れている、著作そのものには関係のない出版・販売関連の諸々の要素を支援します。

これまで図書館は自費出版本を価値のないものとみなし、相手にしませんでしたが、現在はこれが難しくなっています。数多くの自費出版本が入手できるようになり、図書館が従来のチャネルで日常的に購入している書籍と同等のクオリティを持つものも多いためです。

実際のところ、公共図書館は時には例外的に自費出版本を購入しています。コロラド州のDouglas County Librariesは従来の電子書籍出版社の定める価格・利用制限に公然と反発して自費出版本を取得し、全米で注目されました。大半の公共図書館はこの「ダグラス郡モデル」ほど踏み込んだ対応は取らないにせよ、ベストセラーとなっている自費出版本や地域の関心の高いタイトルを購入したいと考えています。また、多くの公共図書館が、自費出版を希望する地域の著述家を支援するサービスを行っています。

私は最近、自費出版と図書館コレクションの構築に関する初めての本の中の1章を書くよう頼まれました。その本はSelf-Publishing and Collection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or Librariesというタイトルで、Wayne State UniversityのRobert P. Holleyを編者として、ごく最近Purdue University Pressから出版されました。

この本は、学術図書館や公共図書館の図書館員、ベンダー、著述家が14の章を書いています。私が担当した「Book Vendors and Self-Publishing」という章は、ベンダーの従来のサービスがこの新しい出版モデルにいかに適合的か(または適合的でないか)について述べています。また、当社の新規タイトルグループ(当時はIngram社に所属)が顧客に自費出版本のセレクションを提案した時に起きたことも書いています。Ingramはこれを試みた唯一のベンダーでした。

学術図書館はこれまで、関心はあっても、公共図書館と比べると自費出版本との関わりが薄い状況でした。ProQuestの新タイトルグループ(テネシー州ラバーン)は、これまで学んだことを活かしつつ、学術図書館にサービスを提供するベンダーとして新たな1章を刻むでしょう。

この記事の原文はこちらから。